I'm here~ずっとここで——记爱上平川大辅两周年

对不起我标题无能,就借用一下平川先生的歌名吧orz。

嗯,直到今天翻了一下日历,看到2月11号几个字样,才猛然意识到,成为平川先生的本命饭,今天刚好两周年。

其实我真的很不想承认这个“两年”,两年的时间,太短,连验证感情是否持久都做不到。
可是又很期待,到了明年,后年,一直到以后许多年,我依旧这样爱着平川先生,依旧每年像是一个节日一样纪念这一天。只要再过几年,我就能很有底气地说,我作为他的本命饭有X年了,我一直幸福到现在。

不过,这个X能到两位数的话就好了,想想,10年的话,那时的我已是30岁,平川先生也是47的超级大叔了啊,笑。

曾经做过3年的保志先生饭,那时候也认作是本命。
但是遇到平川先生之后,突然就觉得曾经的自己是那么半吊子。尽管也天天嚷嚷着好可爱好可爱,尽管也追着他的作品,可是,感觉不一样,感情不一样。
爱上平川先生之后,才有着那种,啊,只是想到这个人的名字,想到这个存在,想到自己是这个人的fan,就很幸福的感觉。
这时候才明白,原来,这就是本命,这才是本命。


刚才花了一段时间看了一下这两年的日志,真的很多关于平川先生的事,或者说对平川先生的花痴(笑)。
他的某件事,某个作品,某个角色,真的是什么都能痴上去。虽然自己的这种性格也是很了解的,但是真的回头去看的时候,自己也吓了一跳。
一直很喜欢,很喜欢,甚至一天比一天喜欢。记得江流说,爱要细水长流,才能持续得长久。其实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着平川大辅这个人,就无法细水长流,无法做到用平静的心情去对待。
火烧得太旺,熄灭得也快,可对着他的热情,却怎么烧也烧不完。越是燃烧,便越是旺盛。这种火焰像是烧到骨子里了一样,与其说熄灭,倒不如说索性被这团火一直包围着直到消失吧。

其实也有些时候,自己也无法确定以后会怎么样。会不会又像以前一样遇到了谁,喜欢上了谁,然后把平川先生狠狠抛开。未来的事情谁都不能肯定。
但是只是想到不再是平川的本命饭了,心里就疼得厉害,连刚才打出“抛开”两个字都让人无比厌恶。
看到过该美人的签名,大致是说,未来不知道是不是还会喜欢这个人,所以趁着现在好好爱他。我一看到这句话就很喜欢。
为什么要去担心以后的事情呢,与其去担心,不如抓住现在的时间去爱着这个人。

说起来,今天整理了房间,扔掉了很多以前的东西。
大部分都是小白时期买的山寨杂志,那时候像对待宝贝一样一期期收好整理好,还有很多以前喜欢的作品以及相关的山寨周边赠物。今天都扔掉了,而且扔得毫不犹豫。
到理完之后才意识到一个事实,整理时决定留下还是扔掉的最大条件就是,那是不是跟平川先生有关的东西。被自己惊到,然后苦笑起来。
以前那么重视的东西,在这个时刻却可以没有留恋地扔掉。真的是对以前的东西毫无感情么,也不是。我本身是个恋旧的人,初中和同学传的纸条,小时候收到的贺卡,都多多少少收了一部分,留着不愿丢。
可是在ACG、恋声这个圈子里,平川便是中心。我把感情和精力都投注在他身上,便没有多余的心神可以去关心其他,在乎其他了。


这样的性格有点危险,有点像一棵树上吊死的感觉。但是平川先生是那么努力的人,总是在稳步前进的同时寻找着自我的突破。
所以他总能带给我快乐和惊喜。那种感觉该怎么形容来着的,就是自己以为已经很了解他很接近他了,他却又给了我崭新的东西,角色也好,演技也好,或者是生活中的点滴也好。所以不会感到厌烦。就算一直听着他的声音,也会因为他的演技而被带入其中,捂在被子里萌得嗷嗷叫。就算只看有他的EVENT和视频,也因为他各种各样的表情和动作而笑得像个神经病院里的花痴。


题外话一下,边写这篇东西的时候,耳机里循环的都是平川先生的歌。所以边写边幸福。


说到歌,他出了不久的那首《Real change》,让我激动了很久。
虽然我说不清,但是我似乎在里面听到了点不一样的东西。不知道是唱腔呢唱法呢……平川先生本身的唱功说不上很好,只能说还不错,但是有些高音听上去还是拼命压得很厉害。但是《real change》却焕然一新,像是打开了另一扇门,出现了新的元素,至少对我个人而言是这样。

还有不得不提的就是大蛇卓的《gentle moonlight》。这是我听的平川先生的第一首歌。
我记得很清楚,GM的前奏响起来,非常温柔的一首歌,那时候只是抱着试听看看的态度,所以心里还算是很平静的。
结果当平川先生的最初几个音节,“月のあかり”唱出来的时候,我整个人身体一抖,然后头皮一阵麻。麻了很久。这首歌放完了还在麻。
这种感受相当奇妙,以前从来没有过。
于是开始反复听这首歌,走路听做作业听睡前听。一直到很长时间以后,突然想到,其实这就是被电到的感觉。
小说里啊电视里啊所谓的“被电到”,原来就是如此。20年来,唯一被电到的就是这首歌(其实是前面几个单字?笑)。现在这么喜欢大蛇卓这个角色,估计也有这首歌的原因,虽然大蛇先生本身就是很萌的存在就是了=.=。

写着写着思维又跳跃了。想起前阵子听的anico的radio,平川先生用着相当可爱的声音说着“现在想养猫想得不得了”。
想起前几天看到小A翻译的访谈里,平川先生对猫喜爱的来源。很高兴。高兴得不能自持。
我本人非常喜欢猫,不知原因。家里也没有养过猫,可就是很喜欢。一看到就会忍不住用很撒娇地声音叫唤他们。
所以看到平川先生那么喜欢猫,明明那么忙还特地去了次猫咪咖啡馆,甚至觉得猫已经危险到想让他搬家到可以养猫的地方去,自己就疯狂得跟什么似的。
我想今年平川先生肯定会收到很多很多跟猫有关的礼物了。笑。


叽里呱啦了那么老半天,不像是纪念倒像是自我回忆了。于是就到这里吧。
现在最想实现的,就是能去参加一次平川先生的握手会,跟他说说话,不过要是真站在他面前了,恐怕我会哭成鼻涕虫一样,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反而让他为难了吧。摊手。

(因为想正正经经写一写,所以全篇都用了平川先生这四个字,一顺手打了平子两个字还得改回来……天知道我忍得多辛苦Orz。)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