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堂×克哉]Theme From Dying Young(伴我一生)[克哉生日贺文]

当他攀上最后一块岩石的时候,一直狭隘着的视野豁然开朗起来。方才还被暗夜笼罩的树林,在登上顶峰的瞬间剥落开去,整个世界像被刹那间偷换了一般清明一片。

御堂站定了脚步,向着身后正在努力往上攀的克哉伸出手。被称为克哉的男人顺势将手放进他的手心里,加紧了几步站到了他的身侧。

面前是一片海。因为夜晚的关系,天海都被深沉的墨蓝所覆盖,所有的景色含混一片,人的眼睛根本无法分辨海平面在哪里。耳朵分明捕捉到了海水拍打出的浪花声,努力去看却怎么也看不出海水的波动。
“孝典先生,这里是?”
御堂笑而不语。他拉过克哉走到岩石边,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克哉诧异地望着他,在御堂的催促下小心地坐在他身边。

秋夜的海风有些冷,空气里带着点苦涩的咸味。

因为出来得很突然,克哉穿的还是很单薄的衬衣。他的身体在风里微微发抖,却没有发表任何异议。御堂让克哉挪过来,坐到自己的两腿之间。男人羞涩地迟疑了一会儿,又因为过于寒冷而乖乖照做。他的皮肤被山风吹得冰凉,御堂从背后抱住他,暗自懊恼着没有多带件衣服。这样想着,他加重臂间的力道,克哉被他的动作惹得发出了轻笑,纤细的双手握住御堂的手,放在嘴边呵气。
明明想温暖他的,却反而被温暖。御堂略带着无奈看着眼前为他取暖的男人。

克哉很温柔。从相恋开始,他的善解人意便无时不感动着御堂。他用他不自知的善良与温柔,为御堂筑造了一个美好的家。

他把头靠在克哉的肩上,像小孩子一样往他脖子里吹气。克哉痒得猛缩脖子,责备似地瞪了他一眼。像是被这眼神诱惑了,御堂更是肆无忌惮,他舔吻起克哉的耳朵,将圆润的耳垂含在嘴里细细地吮。克哉慌张地转过头,看到御堂得逞的眼神气鼓鼓地咬了咬唇。他侧了侧头,想到了什么似的眯起漂亮的眼睛。他微微笑起来,趁御堂不注意的时候在他脸上轻轻啄了一下唇。

“……”被他突然的举动惊到,御堂迟疑了一下,克哉红着脸低下头,随后被对方的手指缓缓抬起。

不知是谁主动的,他们开始接吻。起初只是微微碰触,蜻蜓点水般的试探之后,谁开始大胆起来,伸出舌头,打开对方的口腔一举深入。对方迎接一般地张开嘴,缠上侵入的舌头互相摩挲。唇舌相依,齿列相靠,厮磨的同时连彼此的呼吸都想剥夺。

知道他有很多疑问,也知道他等待着自己的回答。可语言有时候是很匮乏的东西,御堂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去解除他的不安。说爱一个人很容易,可是用怎么样的方式才能兑现自己的承诺。他从没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很笨拙,除了不停地诉说着我爱你之外,他想不出如何去化解他的焦躁。

御堂在换气的间隙开始喊起他的名字。
“克哉。”
“克哉。”
“克哉……”

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犹如呓语一般语无伦次的呼唤。
克哉在这呼唤声中哭泣起来,彼此相磨的唇角渗进咸涩的滋味。御堂半开眼看到的是克哉挂着泪痕的脸,可对方似乎全无察觉。克哉将所有精力都倾注在这个吻里,连世界也只有眼前这一方视野,那眼睛被眼泪模糊了,在夜色里愈发深邃。

漫长的吻结束了,像是从一场漫长的压抑中解放,从刚才为止还一直努力支撑着的微笑,在这个吻中支离破碎。克哉惊诧地抹了抹脸,意识到这是什么之后急切地把眼泪抹干。

“不要抹。”御堂一把抓过他的双手,钳制住他的自由, “抬起头,看着我。”
温柔,却又不容反抗的句子。

克哉撑起脸看着他,从那窘迫又慌张的眼睛里落出更多眼泪来,他试着伸手,被御堂死死压住后拼命忍耐。
拼命,拼命忍耐着。就像他平时压抑着自己只为别人的付出。

“你可以哭。”御堂去舔吻他的眼睛,舌尖尝到的是比刚才更苦涩的味道。每舔去一点,舌头便又感觉到液体的渗出。

“你可以尽情地哭。”御堂低语着,像是被他的情绪所感染,他的音色里略带着沙哑。

“在我的面前,你还需要伪装什么呢。”
你还需要伪装什么呢。

犹如咒语被揭开了,克哉的表情顿时悲伤起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扑进御堂怀里放纵地哭。一直以来的委屈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出口,泪水像决堤了一样打湿了御堂的胸口。从没见过这样嘶声力竭的他,他几乎要把力气用尽似的,狠狠抓着御堂的衣服。御堂将这一切宣泄出的负面情绪一并抱在怀里,紧紧搂住这个故作坚强的身体。

他总是对自己微笑。一边颤抖着,一边却还温柔地说着,没事。
怎么会没事呢。当周围的一切都成为拆散彼此的帮凶的时候,怎么会没事呢。

御堂更搂紧了他一些,将吻落在他的头发上。

他记得很清楚,克哉被父亲狠狠打了一巴掌之后露出的表情。错愕的,却又如此倔强。脚下有些踉跄,却在两步之后稳稳站住了脚跟。他死死地支撑着,明明身体在害怕,脸却毫不畏惧地看着眼前的人。
“我喜欢孝典先生。”
那样直白而坦诚的告白。
“我喜欢他。”
只是简单地重复这几个字眼。
“我比任何人都要重视他。”
他的感情里没有一丝杂念,哪怕面对的是对方的父亲,他也不肯退缩一步。


只是这样强烈地,热情地,深深爱着自己。

御堂万分庆幸自己爱上的是这样一个男人。时不时有些出乎意料的举动,可那颗心却是如此纯粹的。他从这个人的爱里找到了容身之地,并义无反顾地陷在为名佐伯克哉的泥沼里。

“克哉。”御堂再度呼唤起他的名字。
“克哉。”
不过是这样念着他的名字,就似乎得到了他的一切。


克哉停止哭泣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从海平面尽头涌出一道柔和的光,将原本深谙的夜幕一路撕扯开,那噬人的深蓝惶恐地一路退缩,天空一下子明亮起来。

克哉抬起头。

远处的旭日刚刚升起,像是一个新的希望。御堂看着克哉的眼睛,原本的混沌已经消散了,被压抑了许久的蓝色终于再度释放出来,闪烁着温暖而又明亮的生机。
他顺着御堂的手势靠在他的肩上,慵懒地望着眼前的海景。御堂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克哉轻嗯一声表示回应。
突然,他像是被什么震慑到了,惊异地睁大了眸子。嘴唇微微颤抖,身体散发出抑制不住的兴奋。
御堂笑了。“你不回答我,这是不愿意么?”
“不是不是!我只是……那个,不知道,其实……”他下意识地否认,因为太过意外而显得语无伦次。
御堂将头抵在他的额上,伸手执起他的右手。克哉紧张地绷紧了身体,脸上泛起喜悦的红色。
“那就这样说定了。”御堂轻笑着,在他额上落下一个吻。
克哉激动地点了点头。他细细地看着无名指上那枚银色的戒指,它在旭日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那就这样说定了——
“御堂克哉、先生。”

(完)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