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堂×克哉]时间(给麦子的生日贺文)

御堂很烦躁。连一贯的冷静都做不到。

持续了快一周的企划瓶颈,让整个新商品的开发陷入了僵局。为了更向前进一步而准备多时的项目,却因为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而导致原料缺失。没人能预想到这种情况,在即将投入人力销售的当口竟然急转直下戛然而止,让人措手不及。
连续好几天,御堂都留在公司里加班,无论克哉怎么劝他回去休息,最后还是会被早早地打发回家。虽然明白御堂的不甘心,但是连续几夜都没命地工作,不仅脸色越来越差,连工作效率也每况愈下。

知道这种开发工作,克哉没有立场也没有能力帮忙,可是看到御堂一个人苦苦支撑,而自己什么都做不到,这种无力感就紧紧牵扯着自己的心。

看了看墙上的闹钟,半夜两点。
克哉翻来覆去在床上难以安眠。巨大的双人床空空荡荡,伸手拂去,一片冰凉。
他想到御堂。深夜,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办公室思考对策,一遍遍修改企划,又无法满意地撕毁重来。如此重蹈覆辙,就算烦恼就算无奈,他也只能独自承受。

想到这里,克哉更加心疼。猛地起身穿上衬衣,匆匆忙忙往外。


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夜宁静得可怕,窗外的世界俨然一片暗。

御堂放下笔,疲倦地揉了揉眼睛。连日的工作依旧没有什么起色,,大脑也昏昏沉沉快失去判断力。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伸手拿茶杯却发现已然见底。几乎是从心底涌来的讽刺感,他冷笑了一声——真是越做越失败。

突然传来了敲门声,礼貌而轻声的。御堂讶异地望着门,难以想象这种时候还有谁留在公司里。
进门的是克哉,手里提着袋子,衣衫单薄。御堂差点以为自己看到了幻觉。原本应在家里好好睡觉的人,此刻却活生生地站在面前淡淡微笑。

「克哉?怎么了,这么晚……」难以置信般地脱口而出,御堂下意识站起来走向他。克哉急忙示意他不用动,加快几步走到他身边。
「我带了些夜宵和茶,御堂さん也一定饿了吧。」
御堂有些迟钝,随即笑开,「你就为了这种事特地跑来?」
「才不是。克哉从身侧弯下腰,双手环住对方的颈间,「我想你了。」他小声地说。

御堂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恋人,对方温和的笑容上透着浅浅的绯红。平日里害羞至极的克哉,撒起娇来却格外坦诚。御堂苦笑,对着如此执着而温柔的恋人没有办法。甜甜地腻着自己的克哉,御堂真是一点辙都没有。
这个傻瓜,一定是担心自己才来的吧。

沉沉的夜,独自走在寂寥的街头。单薄的衬衣在风中纷飞,皮肤被吹得冰凉。
光是想想就心疼,可是同时强烈蔓延的甜蜜感又吞噬着整个身体。方才还自我嘲讽的烦躁,都在他的怀抱里慢慢瓦解。

「克哉……」呢喃着他的名字,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去回应。御堂拉过克哉微凉的手,贴在脸上为自己降温。

无论何时,都有这么一个人,牵挂自己关心自己,就算是半夜也会傻乎乎地匆忙来。如此纯粹简单。又令人无比惊喜。

「御堂さん,在忙么?」半晌,克哉的声音响起来,有什么欲言又止,又暗含着喜悦。
「也不算,」御堂抬眼看他,克哉不动声色地抿着唇笑,他狐疑地挑了一下眉毛,出声问,「有什么事?」
「不忙的话,能不能给我15分钟?」软软的嗓音略带着恳求,那音色渗进耳膜,麻痹着神经,让人不可能拒绝。
见御堂点了点头,克哉兴奋地让他在沙发椅上坐好。御堂还没反应过来,视野便一片暗。他伸手摸了摸,是一个厚质的眼罩。
「克哉?」正要疑问,从肩上传来力道正好的揉捏,修长的手指按摩适中,适时地缓解了积累了几天的疲劳。

眼前什么都看不见,只凭触觉去感受。克哉熟知自己的身体,善解人意地在酸痛的部位掌握着力道。全身心都在他的手掌中放松下来,似乎一切烦扰都可以完全忘记。

「舒服么?」
听到有些不安的询问,御堂咕哝着笑了两声,想说些什么回应,却发现身体懒得连话也说不出来,紧绷的意识一旦放松了,整个人就困得再也打不起精神。

他想完了完了,克哉给他帮倒忙了。转眼又沉溺于这种强烈的嗜睡感里,不愿清醒。
「御堂さん」
「御堂さん……」
「孝典……」

意识模糊不清,连思考能力都完全丧失。御堂渐渐放弃了挣扎,在克哉的软声细语里沉沉睡去。
反正这个人在身边。一直在身边。
意识飘离的前一刻,他似乎听到了一句话——
「孝典,有时候,多依赖我一些啊……」



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身上盖着公司里放着的备用毛毯,桌上杂乱的文件被有序地整理好放在一边。

御堂向前看去,克哉躺在沙发上睡容宁静。他嘴角勾起笑容,走到沙发前蹲下。
克哉的眉眼柔软,一副睡眠中毫无防备的姿态。呼吸轻浅均,眼角埋着丝丝疲倦。


真是的。
御堂拂过他栗色的额发,撩拨几下后为他抚平。
自己明明那么累还不安分休息。
他在克哉脸上轻轻一个落吻,将头埋在他的胸前。

如果我没有遇到你,又该上哪儿去找这么爱我的人呢。


这样紧张的状况持续了半个月。开发部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材料来代替原料。御堂也成功地想出了合适的对策来应对临时的结构调整。

当近乎完美的企划案下放下去的时候,企划部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尽管往后的销售之路依旧漫长。但这至少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接到御堂内线的电话,克哉疑惑地进入御堂办公室。
一进门便被御堂抱了个满怀。对方紧紧抱着他不让挣扎,霸道得像个不讲理的孩子。

「别动,就这样呆一会儿」
「御堂さん,这是办公室哦」
「没关系,门锁了。」
克哉无奈地放弃,顺手回拥这个男人。何时何地都可以站在他身边。接受他丰沛的感情,是何等美好。
「御堂さん,不可以哦……」
「只是KISS。」
「现在是上班时间。」
「你上次问我借了15分钟,这次还也不算过份。」
克哉瞪了他一眼,御堂恶质地笑。
「孝典さん太狡猾了,明明整个晚上的时间都是给你的……」
「彼此彼此」

他们闭上眼睛。唇齿相接。互相沉溺在对方的呼吸里,无法自拔。
(完ORZ)

喂,你们两只太甜了,可恶。


于是麦子,这是给你的生日贺文QAQ。不好意思虽然我睡了一觉再还是没什么水准==||||||||
反正你说的丫,不能写克克,御克也行OJZ

Comment

寫得好萌的御堂小克文噢~~~樓主真是太強大了!!
好溫馨好甜蜜好有糖好有愛♥♥♥
很有那兩隻相處時候的感覺,如同在看原著番外~~~哈哈
大愛樓主,請繼續加油喔!!!!讓世界充滿滿滿的御克~~~(喂)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