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鬼畜同人)如果不记得(御克)(第五章)

接上四章: (原创鬼畜同人)如果不记得(御克)1 2 3 4

ACT.5
「这里就是,御堂さん的家?」
站在墨绿色的大门前,克哉侧着头问道。
御堂应了一声,伸手去拿钥匙,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停住了动作,「佐伯,你那里,应该有一把Card Key吧......试试看。」
克哉的眉毛跳动了一下,御堂看见他眼睛里闪过一道光,大概是明白了他的用意。克哉僵滞了一下,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了房卡。似乎还有些犹豫,他没有立刻开门。御堂站在一旁静静地等,没有着急没有催促,只是尊重他的意愿。

我在害怕什么呢......
克哉自嘲地想。

狠了狠心将房卡插入,门把上的绿灯亮了,传来了“滴”的声响。他愣了一下,回头看向御堂,后者点了点头表示允许。
克哉走进去,右手习惯性地开灯,然后在一刹那震惊。

记得......
自己的身体,真的记得。
明明记忆里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却会在第一时间将灯打开,甚至毫不犹豫地就知道开关的位置......

他继续往里走,明亮的灯光让他有些不适,待到视线能够适应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视野的右手边是色皮革的转角沙发,前面是四方的玻璃茶几。半直角方向放置着一台电视,后面还有一个小客厅.......他一步步走过去,迎面扑过来一股强烈的熟悉感。这里的所有布置,感觉上那么自然合理,没有丝毫的违和与陌生,他清楚每样东西的位置,就好象曾在这里住了很久,久到忘记了什么是陌生。
「......」他不知道怎么反应。一时间的冲击让他脚下有些踉跄,被身后有力的臂膀挽住了。
「小心。」御堂嘱咐。
克哉下意识地回头,眼前突然有些模糊,隐约里有什么浮现出来。御堂戏谑的笑容,被他拥抱着微笑的自己,彼此相靠着休息的身影......这些画面从虚幻里冲过来,一幅幅切换着。他努力地想要抓住,伸出手的瞬间却只是徒劳。克哉眨了眨眼睛。

那是......我的记忆?
没错。
那是背叛了自己一切感知的,我的记忆......

克哉有些难以自持,秀气的眉紧蹙着,双手紧紧地按着额头,一阵疼痛闪电般地穿过,他不由自主地蹲下身子,连御堂在拽着他也感觉不到。

御堂さん...
御堂さん...
在这里应该发生了很多事,为什么想不起来?他的表情他的话语他的动作他的眼神,分明知道,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

「够了佐伯!不要再想了。」不忍心放任克哉继续混乱下去,御堂掰开他的双手,「不早了,我送你回去......」支撑着他的身体,让他尽可能地站起来。
「不可以!」是克哉突如其来的拒绝声。
御堂没有反应过来,他慢慢放开手臂。
「不可以......不可以回去。」克哉的声音渐渐小了,刚才一刻的爆发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轻声的请求,「请让我,呆在这里。我想,想起来......」

因为,你明明,那么难过,却还是对我微笑。
是我伤了你,把什么都忘记了的我,伤了你。
所以,不想,再辜负你的期待。

「御堂さん,...请...我。」
「......」
「御堂さん...请抱我。」
「......」
空气里一片沉默。耳边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心脏在怦怦地跳跃,连手都有些颤抖。

如果这样能让我想起你的话,我...

对面的人迟迟没有动,他肯定是听见了,却没有回应。克哉不安地看着他的下颌,却始终不敢再抬头注视他的眼睛。过了很久,那人发出了长长的叹气,他伸手拉住克哉,转身往门外走,「佐伯,闹够了,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御堂さん!」死命拽住对方的衣袖,克哉停住脚步,「御堂さん!我是认真的!」
「佐伯......没必要再、」
「请抱我吧...请你...」是他快要哽咽了的声音,接着,是他投过来的决然的目光。

已经是极限了,御堂想。
那目光软软地纠缠着他,牵动了身体里无数的引线。被他碰触的右手,隔着衬衣也感受到了从心底涌来的燥热。方才他的请求还在耳边,略微轻颤的音色听起来却甜腻诱人,甘美得像致命的毒药,不停地侵蚀着他最后的防线。
不行,再这样下去.......
他的冷静是火山口上覆盖的一层薄冰,虚有其表的平静下,是即将喷涌的热情。欲望一旦爆发便止不住收不及,失控的同时也会把一切都破坏殆尽。在他努力压抑,却不知何时会控制不住自己。

「御堂...さん,拜托你。」
他听见名为“理智”的弦,崩断的声音。




被拦腰抱起的那一刻,克哉试着回拥住御堂。将脑袋贴在对方胸口上,头顶上传来重重的喘气。

有些事注定要发生,但他不知道这样做会有怎样的后果。说不定这样的行为会彻底粉碎他们脆弱的关系,但至少,可以赌一把。

门被粗鲁地撞开,人被狠狠地扔到床上。然后是突然压上来的体温,不容反抗的钳制。克哉来不及挣扎,便被对方擒住了双唇。舌头霸道地钻入口腔,唇齿间磨出火辣辣的疼痛。因太过激烈而互相碰撞的牙齿,咬破了彼此而在口腔中漫溢出血腥的味道,
这已经不是一个吻,更像一种掠夺。

衣物不知什么时候早就褪去,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被御堂的手抚摸着,触碰到几处灼热点传来麻麻痒痒的触感,刺激着神经带动声带的振动。
「唔啊!」
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声音,克哉窘迫地用手背捂住嘴。胸前感到有些异样,被舌尖舔到的瞬间一股电流遍布全身,他再次失声叫起来。像是被这叫声煽动似的,御堂的动作加快了。一手继续撩拨着克哉的敏感带,一手往下握住了他的分身。克哉有些慌乱起来,分身被巧妙地上下套弄,他沉浸在溺水般的快感里不知所措。

艰难地睁开眼,眸中印出的是御堂充满欲望的姿态。
那张俊美的脸伏在自己胸前,头发凌乱,发尾还有几滴汗珠。平时严肃或温柔的嗓音低低地发出喘息,满满的情色味道散布开来。还有那双紫色的眼睛,偶尔转过来的视线里浸润着名为“迷乱”的神色。

这就是,御堂さん?
这就是那个被我遗忘的、真实的他?

克哉没有思考的余裕,他只是很迷茫。抱着自己的温度他的确很熟悉,曾经强烈呼唤着的身体在这里找到了契合的热度,所以能够轻易地被点起欲望自然而然地找到感觉,甚至不自觉地想要去迎合。可心理上多少有些抵触,不同于生理上的需求,一个陌生的御堂令他无法集中精神去回忆,他像是一个在茫茫的白雾中寻找出路的迷子,在愈发高昂的情欲里迷失了方向。
克哉的手下意识地想要挣脱,而御堂却没有察觉。随着身体的逐渐渴求,内心的空虚也跟着扩大。这份空虚感逼得他呼吸有些困难。直到后穴被修长的手指侵入,相连的地方令他一阵兴奋。

他顿时感到恐惧——


很痛苦。
清醒过来的时候是生理心理一同而来的痛苦。克哉望着御堂,后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被他猛然推开的那个人抵挡不及连意料都不及,直直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他维持着拥抱的姿势,却再也收不回无人承托的手势与热情。那被克哉嘎然剪断的热情还燃烧着盛放的模样,在他的目光里一下子冰冷下去。
克哉慌张地伸出手,又不知该怎么拉回那个人。
御堂没说话,站了几分钟后一头窝进了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开得异常地响,掩饰着里面发生的一切。
克哉听到心里有什么在崩塌,他瘫坐在床上。



半个小时后,御堂出来了。衣服穿得整整齐齐,表情却模糊不清。头发湿漉漉地垂得很低,如是刻意地遮住眼睛。

自己又伤了他,明明是最不想伤害的人,为什么又一次?是我太任性了。
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又亲手碾碎希望,比明确拒绝更残酷的,我自己......

对不起,御堂さん,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不断重复着的话,呢喃着的声音被埋在屈起的膝盖间,呜咽的哽咽的破碎的。

对不起
忘记你了对不起......
拒绝你了对不起......
伤害你了对不起......
直到连音节都发不出来,连呼吸里都充满了愧疚。接着,代替道歉的是泪。
一颗,
两颗......

有谁的气息近了,无声地用手掌掬过泪水。不久前的强势消失得无影无踪,从两旁环绕而来的手臂轻柔地令人心酸。他也许是在试探,克哉没有动,那力道慢慢地加重,却依旧没有给他任何压迫。最后,对方将克哉紧紧搂在怀里,像对待最珍贵的东西。
时间就像停止了。
空气里弥漫着苦涩的味道,随之而来的是隐约的叹息:
「克哉......」



有谁说过,拥抱是世界上最疼爱的姿势。
御堂明白了。所以看到克哉自责地哭泣的时候,他只有走过去,抱住他。这是自己唯一的安慰方式。

佐伯克哉,我的恋人。

其实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却一味地苛责自己。
太过善良温柔,而把自己逼入了绝境。

「无所谓,克哉。」
「......诶?」
无所谓,我爱的就是你,无所谓有没有记忆。
就算一辈子无法记起我们的过去,没有关系。

「克哉...没有记忆的话,再创造就好了。」
「......」
「我们重新开始吧。」御堂这么说。


『我们重新开始吧。』
空虚的心,莫名地被填满了。



=========================
后两章
(原创鬼畜同人)如果不记得(御克)6 7(完结)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