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鬼畜同人)如果不记得(御克)(第三章)

接上两章:
(原创鬼畜同人)如果不记得(御克) 1 2

Act.3
不知不觉,克哉察觉了很多事,忘记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的,御堂看自己的眼神,藏着很多难以理解的含义。

有时是出人意料的温和,与平时要求甚高的严苛不同,那是种可以让自己安心下来的温柔,连工作都似乎觉得不那么恼人了。有时却暗含热情,令人联想到萤火在紫色的清潭下燃烧的奇妙景象,只是这火光熄灭得很快,一眨眼便被平稳的清冷所替代。
克哉不明白一个人的眼睛怎么能显露这么多情绪,他更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在意。

当然,自己这种类似观察的视线也不只一次地被捕捉到,每次被发现,克哉只能尴尬地转过头,再回头看时,他紫罗兰色的眼眸里便蒙上了一层纱,看不真切了。




「喂?我是佐伯。」捧着一堆文件,克哉有些艰难地掏出手机,听筒里传来御堂的声音,似乎有些着急,「佐伯君,你现在立刻去我的办公室,把朗姆酒项目上个月的报表拿到底楼大厅,要快。」
「是...是!」克哉急急地收了电话,手上繁重的资料让他走得摇摇晃晃,进了办公室,他随手将文件放下,面对满桌的报表一筹莫展。
糟了,一个月之前自己才刚来,那时候的东西几乎都不是自己整理的,怎么办?
手忙脚乱地翻找起来,他却不小心碰到自己带进来的文件顺便将另一堆材料也一并带倒,连刚才来不及放好的手机也不幸掉在地上砸开了电池板。
啊啊,真是糟透了!这简直是乱上添乱!
克哉一脸郁闷地去收拾,从中意外地飘出了一张照片,他好奇地去捡,却在刹那间感到惊愕。

——这是,御堂与自己的合照。
克哉不知道这是哪里拍的,似乎是相当安静的风景区。
背景是成片密集的红叶林,一路燃烧般地连接住火红的暮霞,把整个镜头包裹在妖冶的赤光里。面对镜头的自己微笑着,单纯地快乐着又有些窘迫。身后是那个叫御堂孝典的男人,日落前的余辉在他的侧脸镶出一条金边,又在另一侧磨砺上些许阴影。他的两手环抱住自己,轻吻着淡栗的头发,眼睛里有些橙红色的光点,从里面透出的温柔气息,跟自己最近见到的惊人地相似——

好幸福,光是看着就好幸福。幸福到那种感觉满满溢出来,漫布在相纸上,连触碰的指尖都是饱和的幸福,
幸福到,令人酸楚的地步。
御堂さん...... 御堂さん
克哉禁不住,脱口而出。




时针指向五点,克哉默默地坐在御堂的办公室里,桌上依旧放着那张照片,而他没有勇气再去看。

终于明白御堂以往的眼神是因为什么,原本复杂的含义现在也变得顺理成章。自己和御堂的关系,就算没有记忆也猜到了七八分。可心里上还是无法接受,突如其来的认知让他失了方向,所以他连怎么面对御堂都不知道。
他只是挣开了那个人的肩膀,将看见前一幕而点起希望的御堂拒绝在旁。
没错,除了推开他,克哉想不到该怎么反应。

是失落。
察觉到的时候,对方只是轻轻地在叹息,但克哉却从中听出了无比强烈的失落。御堂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走到一旁的橱窗抽出报表。因为是背对着他,克哉不清楚对方是怎样的表情,但直觉敏锐地捕捉到他的视线,久久地停留在身上没有离去。
然后是他的脚步声,由慢渐快地响动起来,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停顿了片刻,接着便关上了门。
将克哉留在一地狼藉里。

『等我回来,克哉』
他听见他这么说。



御堂回来后,立刻带他离开了公司。
其实应该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做,朗姆酒的新项目也需要加紧打理。但是御堂没有做任何解释,只是拉起克哉往外跑。克哉没有吭声,静静地坐在御堂的车里,看着他面无表情地转着车档,即将西落的阳光将他的发色染成橘红色。
克哉觉得很刺目。
一路上,车开得很稳当,也许不是开往市区的关系,来往几乎没什么车辆。视野两边飞速掠过去的建筑不知不觉减少了,最后剩下大片大片茂密的树林。他们像是从一个世界走向另一个世界,然后被这些满眼的绿色隔离在内。
他顿时感到眼睛酸涩,昏昏沉沉地想睡去的时候,车却停了下来。

「下来。」抬起头,御堂已经为他开了车门。
「啊......」想开口说话,也许是几个小时没有话语的缘故,克哉一时间无法回应。下车的瞬间,猛然刮来一阵强风,卷着沙尘冲着眼睛而来,迷糊了双眼的同时又察觉到眼前有个人影。他悄悄地睁开一条缝,御堂站在他面前为他挡着风,绿色的领带在风里飞得嚣张异常。
可能是觉得厌倦了,那风势渐渐转小,最后轻卷着一片叶子,在空旷的地上打了一个圈便没了力道。迎面过来的是温柔的和风,这才有了点春日的味道。
「那个,谢谢,部长。」克哉迟钝地道谢。御堂伸过来的手在『部长』两字后停下,犹豫了几分后慢慢收回去,「跟我来。」
克哉应了声跟在他身后,注意到他的头发因为刚才的狂风吹得有些凌乱。平日里保持着整整齐齐的外表,现在像是卸下了防备一般保持着自然。

是因为对着我很放松的缘故么......

「到了。」还在出神的当口,前面的御堂停下了脚步。克哉探出身向前望去——
那是一片巨大的红叶林,正值春盛傍晚,原本铺天盖地的绿色被夕阳衬出了丝丝橙红,地上树影斑驳,从叶缝间漏下的光点左右浮动。耳边和着风的沙沙声,隐约间跳出阵阵潮汐的作响。他转过身,视线远处是即将匆匆离去的潮水,海水像燃烧一般泛起火红的赤光,那轮巨大又不刺眼的落日已经接近海平面,不多时便将消失天际。
「这里是......」克哉喃喃地出声,向御堂投去疑惑的目光,对方回望了一眼,随即将藏在口袋中的照片递给他,「你对比看看。」
克哉照做了,也很快发现这里便是当初他们照相的地方,除了背景中已然成熟的红叶以外,没有什么不同。
是季节不同的关系吧?
「这是去年我生日的时候,你带我来的。」
「诶?」
御堂收回了望向克哉的视线,迎着落日往前走了几步,忽然他闭上了眼,眼角边泄漏出了些怀念之色。「那天你高兴了一整天,到了下午便兴冲冲地要我提早下班。明明还有很多事要忙。」御堂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柔软低沉的嗓音俘虏着克哉的听觉,似乎有些无奈的,对方又轻笑了一声,「第一次见你这么死缠烂打,也许是偶尔的任性吧。」
他停顿了一下,眼睛再度睁开,日暮的光落进他的眸子里,反射出奇异的光。
「那是我这辈子,和恋人过的第一个生日。」

——恋人。
克哉听见自己的心脏,强烈地跳动。



天空的火熄灭了,夕阳沉坠。墨蓝的夜从天边一路吞噬而来,近到跟前把他们包围在这广漠的空间里,天地回归一体的暗灰。
克哉忘记他们在这里站了多久,也忘记何时起便没了言语,意识到的时候脸已经被吹得冰凉,手指上的热度也消散了。
「起风了,我们回去吧。」开口的是御堂。
克哉等待着他的动作,可对方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只是若有所思地凝视着海面,在浑然漆的海中寻找着什么。许久,终于是放弃了似的,御堂后退了几步,侧了个身站在克哉的身旁。春日的夜本就还有些凉,更何况是冷风阵阵的郊外。
御堂拉过克哉的手,帮他呵气取暖,克哉犹豫了一下,没有将手抽回。感受着自己的手在对方的掌心里渐渐找回了热度。他的心,忽而飘荡起来。

然后,他听见他说:
让我帮你找回记忆吧...佐伯

他没有叫他克哉,他没有命令他,他只是给了彼此一点距离,恳求他。

『让我帮你找回记忆吧。』
面对这样的御堂,克哉无法说不。


===========================
后四章:
(原创鬼畜同人)如果不记得(御克)4 5 6 7(完结)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