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御克]有你在身边(完)(御堂孝典2008年生日贺文)

为御堂儿子写的9月29日生日贺文~~

从来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
爱一个人的心情,想占有的心情,还有,疼惜的心情。
哪怕心里全是你的影子,却始终没有勇气说出口。
实在太过差劲。




醒过来的时候,深夜依旧。

窗外是阵阵凉风,将淡色的窗帘吹起阵阵涟漪。月光透进来,清冷的,隐隐透出些朦胧的光晕。御堂侧过脸,枕边是睡着了的克哉。轻轻浅浅的呼吸,微弱的鼻息打在耳边,一缕栗色的发丝垂在耳际,柔软的眉眼细巧可人,在沉眠中轻轻颤动。
御堂伸出手,撩拨着对方的头发,然后在他的额上落吻。
触碰的那一刻是慌乱后安心,内心翻涌出来的却是更为巨大的后怕——
害怕失去。


忘记从何时起,开始变得懦弱。对于得到的东西从来都有把握住的自信,在遇到佐伯克哉之后逐渐瓦解。原本对任何事都游刃有余的自己,不知不觉中,被恋人的一举一动牵着行动,连心情,都变得无法控制。
喜悦、烦躁、寂寞、嫉妒......就连向来冷静的自己,也学会什么叫冲动。
有克哉在身边的日子,似乎已经成了习惯。

——习惯是一种毒。
这句话御堂很早以前就知道,却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他深深羁绊住。生活的一切都随之而改变。一个微笑,一句言语,都能让自己高兴上一整天。一声呼唤,一次轻吻,就能消去所有的不快。相对的,得到的同时,便希望获得更多。不断索取,不断追求,在一次次的满足中更加重了惧怕。
不曾拥有,便不懂得失去后的痛苦,所以现在的自己,明明已经有了佐伯克哉的整个身心,却还是不停地疑问,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完全属于我。
如此阴暗又不见光的心理,真是太丢脸了。



「御堂さん?」耳边探出如猫儿般小心翼翼的询问,御堂略微一惊。
眼前的克哉睁着清的蓝色眼睛,又因为方才睡醒而浮着些氤氲的水气。也许是害羞的缘故,原本睡眠中还下意识勾住自己的双臂,此刻紧紧拉着被角将身子埋在了被窝里,只露了个脑袋望着自己,唇边是羞涩的微笑。

克哉,我的克哉......

「怎么了,御堂さん?」细心地发现了恋人的异常,克哉的脸上有了些疑惑,表情也变得清醒起来。御堂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地笑开,「没什么,只是醒了而已。」转过身面朝克哉,拂了拂他的头发,指尖是自己眷恋的触感,「睡吧,时间还早。」
侧着头带着满脸怀疑,对方的眼神直直看着他,那是不同于以往的大胆,甚至还有些小小的不满。苦恼于恋人的敏锐,御堂不知该如何解释。自己一贯的强势,在固执的克哉面前没了爆发的威力。
时间在沉默中走过,彼此竟然有些僵持。御堂苦笑。


先打破僵局的是克哉。
轻轻缠绕上来的手指,牢牢地牵住了自己,握紧的那一刻,十指相连。

御堂讶异,还没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迎上来的是那片温软的唇,只是蜻蜓点水般地擦过。随后是胸口温暖的枕靠,对方将脑袋埋进自己怀里的同时,又给予了自己属于他的拥抱。
御堂被他的一系列动作惊得说不出话来,又沉溺在这个动作里莫名的涌上感动。他回手把克哉紧紧抱在怀里,用尽力气几乎快让对方喘不过气。可克哉没有抗议,任由今天自己野蛮的任性。
那是理解,那是纵容,那是爱。
「那只是梦而已,御堂さん......」
没有征兆,没有暗示,他却完全猜出来了。平日迷糊天然的克哉,此时却很清醒。那些自己拼命掩饰的不安与懦弱,在他的面前现了原型。对梦境里失去克哉的恐惧,自认为已经藏在心底,可他在点点滴滴的细节里抓住了它,读懂了它,将它包容,将之净化。
察觉到的时候,自己的声息竟然有些不稳。明明是自己的事情,他却比自己更早发现。用他最不擅长的方式,表达了安慰,给予了救赎。

「克哉...」
「克哉...」
我爱你。
我爱你......
依旧是无法表达出的内心,只能一遍遍地呼喊他的名字,祈求他听到。
克哉闭着眼睛,轻声回应,「我知道。孝典さん......」
温软又甜美的声音,把自己拉出窘迫的境地,「我也爱你。所以,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他懂,他一直都懂。



因为不善言辞,自己总是无法表达那份爱,那份执着。对于因此而产生的不自信,却转化为对对方的疑惑与不安。

『希望你能明白我的爱。希望你能听到我的话。』
一直在内心不断地倾泻的话语,到了嘴边却成为了一场空。
为了自己的恐惧而感到讽刺,骨子里的高傲又不允许这样退缩的御堂孝典。到头来走入永远无法逃脱的怪圈,逼入绝境。

而那个人是光。
佐伯克哉,改变着名为御堂孝典的人,为他痴狂,也被他拯救。
心里盛载的感情太过复杂,连御堂自己都难以理清,可克哉却一句话将其一切囊尽:
一辈子留在我身边。


他是真的读懂了自己的内心,所以他只是回答: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不需要更多的承诺。
几个字便足以把一切阴暗走。如同曾经的每一次一样,把阳光带进生命,点亮灵魂。



「克哉...谢谢。」
也许从今以后,我都学不会好好表达心意。但是我会去尝试,我的心情,哪怕是一点一滴,都想让你知道。
所以,至少现在,请你再等等,等到那一天,我能坦率地告诉你,我是如何爱你。




风似乎有些疲倦,停止了吹动。窗帘不再摇摆,静静地垂落。
他们的呼吸彼此相靠,一如出生婴儿的宁静与安心。
克哉出声唤他,御堂睁开眼睛表示回答。
「已经过了凌晨12了哟~」孩子气地微笑开,克哉眯了眯眼睛。
「嗯?」御堂疑惑地看他,顺手把对方搂得更近些。克哉随着他的手势调整了一下姿势,以便能更深地埋进对方怀里,「那么现在就是9月29日~」
对于克哉莫名的兴奋,御堂仍旧有些摸不着头脑。
克哉无奈地皱了皱细眉,在御堂的脸上轻吻一下,「生日快乐~孝典さん。今天是你的生日哟~」
御堂笑了,平静地像是早有意料。
「只要有你就好。」

有你在身边的日子,每一天都是节日。
生日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



我爱你,克哉。
(END)

================================
终于在今天的最后一个小时里搞定了这篇生日贺文。。
今天御堂儿子的生日贺文真多呀~笑~

这次的御堂,恐怕又会让很多亲觉得不符合原作。
但是我想表现这样一个御堂孝典,不善言辞,表面看上去掌握一切,其实内心也有害怕的东西。
而这个他最害怕失去的,就是克哉。

反正说到底实现我的另一个妄想Orzzz。

于是还是要申明一遍写这文的目的~


御堂儿子生日快乐!!>vvvv<

Comment

No title

反正在翼夢我是不可能有沙發的
所以就來你這裡拿個僞沙發好了。。。。

内心os:哼,我的文呢!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