また、冬が来ましたね

今天的温度似乎一下子降了不少。
跟前几天差不多的穿着,今天走在大街上却不禁感觉嗖嗖的冷。
眼看今年的冬天又要来了。

第一次,这么深切地体会到,一个人的生命是何等的脆弱。
家里的老一辈去世的时候自己还很小,在记忆里留下的印象几乎只有殡仪馆那回荡很久很久的哀乐。
小时候最后一次也是第一次去的葬礼是奶奶的葬礼。
非常疼爱自己的老人,所以尽管年纪小,父母还是把我带去了。
但是当时还什么都不懂,只是知道,啊,这个躺在眼前的人死了,去世了,再也见不到了。
却也没有更深的感触了。

之后就一直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成长至今,身边也没有很近的人过世。
每天看到报纸上形形色色的事故灾难战争的报道,看着纸张发臭的报纸上那一个个机械的陌生的没有任何色彩的死亡数字。尽管有感到惋惜,但也就如此了。

今天工作的时候,上司告诉我们,一起工作的同事在昨天的车祸中受了重伤,在重症监护病房里躺了一天,最终还是去了。
听到的时候完全没有实感。
只是很震惊。
“那是谁?”
那个上司口中说「無くなっていた」的人是谁?
依旧感觉那是跟自己无关的,只是每天会出现在报纸上的,再平凡不过的一起事故遇害者。
所以只能呆然地坐在椅子上,捂着嘴,什么感觉也没有。
回想着这个消息。
呆坐着。
周围开始响起同事们的哭声。
自己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我甚至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冷血。
可是直到意识到这个几乎每天坐在右手边的人,昨天,今天,甚至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了,这才有些许的实感。
这个人,去世了。
这个每天一起相处、一起工作,一起互相嘲笑,却又非常照顾我们这些后辈的人,去世了。
再也没有每天一早来办公室帮我们开桌子钥匙的身影。
再也没有每周一固定捧着阿萨姆奶茶作为一周起源的人。
再也没有那个一边埋怨CASE,自己的事一团糟却还一边来指导我们的好老师。
再也没有身边动不动冒出来的“我跟你们讲哦……”“怎么每遍每遍都……”的熟悉的声音。
再也没有那个壮哉我大吃货情怀的肚腩微凸说道吃就滔滔不绝的人的笑容。
再也没有那个被pika酱嘲笑却欲言又止,一直包容我们开导我们时常制造笑料的开心果。
…………
那个认识了只有4个多月,却已经有很深感情的温柔的大好人。
就这样再也见不到了。
突然就悲从中来。
趴在桌子上大哭起来。
一个活生生的人,前天下班的时候还笑着说「明天去体检,可以少上半天班~」。
可是转眼之间,就这样没了。
为什么呢。
为什么偏偏是他呢。
每天不都这样路上上班的吗,怎么就突然遇到了车祸呢。
不断地脑中回想他的事,不断地一遍遍疑问车祸的发生,不断地希望这只是误传他只是暂时病危再过一会儿会传来好消息。
然而等了一整天,等来的却是即将进行的葬礼的准备,和各种各样的身后事。
我们天天叫着顾老师顾老师的人,真的不会回来了。
再怎么祈求再怎么等待,也不会回来了
明年年初的项目庆功宴上,永远少了一个人。
原本只有七个人却热热闹闹的办公室,永远缺少了那个人的欢笑。

生命,是何等脆弱。



记于2012年11月23日

Comment

Comment Form
公開設定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