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

连续更新两篇BO是什么节奏……

嗯,半年多以前喜欢上了一个人。
一个不同国籍的日本人。
当时就知道没希望所以也没有去做过努力。

到现在问自己,还喜欢他吗?
我觉得大概已经淡了。
毕竟大半年每见没联系没瓜葛了。
可是想起当时的一些事,还是觉得很开心,很羞涩,很甜蜜。

尤其是最后一天工作结束,在客户老先生的邀请下去吃了饭,没想到客户老先生也请了那个人一起来。
真的是工作以外的第一次吃饭。
虽然之前有一起去过USJ乐园。
但是当时跟他是第一次见面,一点了解也没有,当然也就不可能知道我会喜欢上他。

可是后来那次不一样。
那时的自己已经很喜欢他了。
小心翼翼的,又很兴奋。
可是同样也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只能默默地放在心里。
还是记得客户老先生来接我的时候,
说道谁谁谁也在,然后提到,F君也回来哦。
其实事前是有那么一小点希望,可是没想到真的会实现。
当时真的很惊喜,又只能忍住。

到吃饭的地方他还没来,好像是有什么事要先回去一趟。
跟客户还有妹子们随意地聊天,
突然地他就来了。
穿了一件很休闲的衣服,好吧那衣服他之前就穿过。
头发比他离开项目组的时候长了一些,
简直就是又变回了我当初喜欢上他的那时候的发型(后来他剪成了刺猬头)。
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心跳漏了一拍。
好吧其实他也并不帅。
还是DOKIDOKI呀。

他过来了,唯一的座位就是我的旁边。
我简直觉得客户老先生是故意的。
他随手结果别人递来的菜单,客户老先生也问我还想点什么。
说实话日本的菜单很多食材我都看不懂。
没办法不是日本吃货没研究过日本的食材。
选了半天都无法决定就交给老先生决定了(耍赖)
然后我看到了他有点迷惑的笑容。
顿时觉得自己简直太厚脸皮了。

后来聊了什么内容其实真的不太记得了。
只记得我貌似捧了他很多|||||
他也夸我日语怎么会这么好怎么学的。
但是真的感觉彼此都是不太会聊天的人,当其他四个人聊起来的时候跟他反而会沉默。
好尴尬好尴尬,但是好想继续跟他说话,只能没话找话- -||||
后来还有妹子挑起了钓X岛的话题,
气氛有点奇怪,我跟客户老先生差点争起来,不过后来还是很淡定地克制下来了。
他就坐在旁边听,时而发表一下很符合日本人立场的话。

嗯,当时就觉得这个立场问题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
同时自己也是绝对要留在中国的,所以没有采取行动是最正确的选择。
只要能跟他这样吃一顿饯别饭也很开心了。

还聊了什么来着。
嗯聊到了我不吃生的肉,嗯聊到了なす到底是什么后来查了字典才知道原来汉字就是茄子,聊到了因为兴趣才能把语言学好,聊到了他们现在的项目好难好辛苦。
很多琐碎的话题。几乎记不清了。
但是那种兴奋的羞赧的不敢看他又想看他的心情,还是很深刻地留在脑海里。
那时候的座位,居酒屋里明黄色的灯光,小小的六人桌上堆满的食材,最后的小锅里黏黏软软的年糕,他喝完一杯又一杯啤酒之后打算提早回家(第二天他们还有工作)结果妹子们又叫了酒的之后他困惑又无奈的笑容。
然后是大家散伙,一起走向电车站的样子。
似乎还有点下雨。
走在路上跟他的寒暄的对话。
还有一会儿。
只有这一会儿了。
然后就要分别了。
但是没关系,比起之前他离开项目那会儿,已经多了很多时间了。
如此宝贵的一顿饭的时间。
已经很开心了。

然后和他说着说着到了分别的地方。
似乎当时的话题还没说完,不过已经没时间了,跟他道了别,转身,跟着客户老先生一同走向改札口。

我的短暂的暗恋呀。
只能在这里画上休止符了。

要说没有任何行动倒也不是。
在他离开项目组以后也拜托过客户老先生帮忙转交おみやげ。
当时客户一定觉得很奇怪,他也一定觉得很奇怪啊哈哈。
不过能转交到他手上真的很开心。

虽然没结果,但是能有这样的一段回忆,
也是很甜蜜的一件事呢。

でも、
まだFさんのこと、
好きみたいです。
どうしよう。
(´;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明日

时隔大半年都没写日记了。
今天不知怎么了,总是接触到一些疾病、生死的话题。
简直就像是约好的一次又一次在面前略过。

上个礼拜去做了年度体检,检查B超的时候医生说肝右边有个很小的血管瘤。
惊了一下。
说实话去年有没有检查这一项不太记得了,总之是没有这个东西的。
略有点担心,又觉得可能只是误诊。

今天查了体检报告,果然报告里还是写了这一项。
查了一下百度,说是常见的良性肿瘤,而且7mm也很小,基本上是不用担心什么的。
不过还是打算去医院具体看一下,图个安心。

中午跟妈妈出去吃饭,听妈妈说了很多家里的事,她自己的事,亲戚的事,她为我考虑的事。
不禁就觉得长大之后太烦恼了。
不光是自己,还要考虑很多很多,考虑家人。
也不能只顾着自己,却看不到家人对自己的付出。
想到这里又对一直无尽花钱败家,只顾自己乐的自己感到羞愧。
可是回来一刷围脖一堆的周边情报又不淡定了。

对这样的自己觉得真没救了……

晚上看到了一个生白血病的姑娘的围脖。
半个月前还看到她发过的求救围脖,希望能找到针对胸水的疗方,她还想活下去,还不想放弃。
可是今天,半个月后,这姑娘还是走了。
回头去翻了她之前的围脖,全都是对生的渴求,她是多么希望活下去。
可是上天没有给她更多时间。

然后又顺势爬到了另一个小伙子的围脖。
也是生了绝症。他从出声就得了罕见症,医生断言说活不过5岁,他活到了20岁,还是没挺下去。
但他20年的人生,简直比别人的50年、100年都要来的深刻。
他用他的文字留下了很多很多让活着的人感慨的东西。

这种时候才觉得,我一直以来都在透支自己的健康,熬夜、少眠。
一直都知道这样不好却屡教不改,不以为然。
能睡觉的时候不睡,能蹦蹦跳跳的时候不出去多走走,能好好吃的时候,好吧我还是有好好吃的【喂
而那些遭受病痛折磨的人,
被痛楚折磨得晚上跟不能睡个好觉,
身体虚弱的无法到处走动,
连饮食都被严格控制,甚至想吃也吃不下去。
而他们还是那么努力地想要活下去。

我们这些健康的人,到底是在践踏别人的生命,还是践踏自己的生命?

而牵扯到生死这个话题,还是免不了会想起顾老师。
顾老师去世也快一年了。
这一年里也有时候会想起他,想起那短暂的四个月里一些他的趣事。
说真的他留给我的真的都是高兴的事。
除了他过世这个事实。
他是那么乐天的一个人。
那么给人欢乐,又可靠又令人敬佩。
却那么突然就走了,再看到时,已经是棺材的冰冷尸体。
生死,就是那么一瞬间。
前一天他还活蹦乱跳,突然就这么躺在那里了,然后化成一堆骨灰。

怎么这么容易一个人就没了呢。
怎么能呢……

所以现在能健康地活着的自己真的是很幸福了吧。
而不断透支这份幸福的自己真是太差劲了。
好好珍惜现在的自己,珍惜现在的家人。

明日复明日。
而有些人已经没有了明日。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