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

连续更新两篇BO是什么节奏……

嗯,半年多以前喜欢上了一个人。
一个不同国籍的日本人。
当时就知道没希望所以也没有去做过努力。

到现在问自己,还喜欢他吗?
我觉得大概已经淡了。
毕竟大半年每见没联系没瓜葛了。
可是想起当时的一些事,还是觉得很开心,很羞涩,很甜蜜。

尤其是最后一天工作结束,在客户老先生的邀请下去吃了饭,没想到客户老先生也请了那个人一起来。
真的是工作以外的第一次吃饭。
虽然之前有一起去过USJ乐园。
但是当时跟他是第一次见面,一点了解也没有,当然也就不可能知道我会喜欢上他。

可是后来那次不一样。
那时的自己已经很喜欢他了。
小心翼翼的,又很兴奋。
可是同样也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只能默默地放在心里。
还是记得客户老先生来接我的时候,
说道谁谁谁也在,然后提到,F君也回来哦。
其实事前是有那么一小点希望,可是没想到真的会实现。
当时真的很惊喜,又只能忍住。

到吃饭的地方他还没来,好像是有什么事要先回去一趟。
跟客户还有妹子们随意地聊天,
突然地他就来了。
穿了一件很休闲的衣服,好吧那衣服他之前就穿过。
头发比他离开项目组的时候长了一些,
简直就是又变回了我当初喜欢上他的那时候的发型(后来他剪成了刺猬头)。
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心跳漏了一拍。
好吧其实他也并不帅。
还是DOKIDOKI呀。

他过来了,唯一的座位就是我的旁边。
我简直觉得客户老先生是故意的。
他随手结果别人递来的菜单,客户老先生也问我还想点什么。
说实话日本的菜单很多食材我都看不懂。
没办法不是日本吃货没研究过日本的食材。
选了半天都无法决定就交给老先生决定了(耍赖)
然后我看到了他有点迷惑的笑容。
顿时觉得自己简直太厚脸皮了。

后来聊了什么内容其实真的不太记得了。
只记得我貌似捧了他很多|||||
他也夸我日语怎么会这么好怎么学的。
但是真的感觉彼此都是不太会聊天的人,当其他四个人聊起来的时候跟他反而会沉默。
好尴尬好尴尬,但是好想继续跟他说话,只能没话找话- -||||
后来还有妹子挑起了钓X岛的话题,
气氛有点奇怪,我跟客户老先生差点争起来,不过后来还是很淡定地克制下来了。
他就坐在旁边听,时而发表一下很符合日本人立场的话。

嗯,当时就觉得这个立场问题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
同时自己也是绝对要留在中国的,所以没有采取行动是最正确的选择。
只要能跟他这样吃一顿饯别饭也很开心了。

还聊了什么来着。
嗯聊到了我不吃生的肉,嗯聊到了なす到底是什么后来查了字典才知道原来汉字就是茄子,聊到了因为兴趣才能把语言学好,聊到了他们现在的项目好难好辛苦。
很多琐碎的话题。几乎记不清了。
但是那种兴奋的羞赧的不敢看他又想看他的心情,还是很深刻地留在脑海里。
那时候的座位,居酒屋里明黄色的灯光,小小的六人桌上堆满的食材,最后的小锅里黏黏软软的年糕,他喝完一杯又一杯啤酒之后打算提早回家(第二天他们还有工作)结果妹子们又叫了酒的之后他困惑又无奈的笑容。
然后是大家散伙,一起走向电车站的样子。
似乎还有点下雨。
走在路上跟他的寒暄的对话。
还有一会儿。
只有这一会儿了。
然后就要分别了。
但是没关系,比起之前他离开项目那会儿,已经多了很多时间了。
如此宝贵的一顿饭的时间。
已经很开心了。

然后和他说着说着到了分别的地方。
似乎当时的话题还没说完,不过已经没时间了,跟他道了别,转身,跟着客户老先生一同走向改札口。

我的短暂的暗恋呀。
只能在这里画上休止符了。

要说没有任何行动倒也不是。
在他离开项目组以后也拜托过客户老先生帮忙转交おみやげ。
当时客户一定觉得很奇怪,他也一定觉得很奇怪啊哈哈。
不过能转交到他手上真的很开心。

虽然没结果,但是能有这样的一段回忆,
也是很甜蜜的一件事呢。

でも、
まだFさんのこと、
好きみたいです。
どうしよう。
(´;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明日

时隔大半年都没写日记了。
今天不知怎么了,总是接触到一些疾病、生死的话题。
简直就像是约好的一次又一次在面前略过。

上个礼拜去做了年度体检,检查B超的时候医生说肝右边有个很小的血管瘤。
惊了一下。
说实话去年有没有检查这一项不太记得了,总之是没有这个东西的。
略有点担心,又觉得可能只是误诊。

今天查了体检报告,果然报告里还是写了这一项。
查了一下百度,说是常见的良性肿瘤,而且7mm也很小,基本上是不用担心什么的。
不过还是打算去医院具体看一下,图个安心。

中午跟妈妈出去吃饭,听妈妈说了很多家里的事,她自己的事,亲戚的事,她为我考虑的事。
不禁就觉得长大之后太烦恼了。
不光是自己,还要考虑很多很多,考虑家人。
也不能只顾着自己,却看不到家人对自己的付出。
想到这里又对一直无尽花钱败家,只顾自己乐的自己感到羞愧。
可是回来一刷围脖一堆的周边情报又不淡定了。

对这样的自己觉得真没救了……

晚上看到了一个生白血病的姑娘的围脖。
半个月前还看到她发过的求救围脖,希望能找到针对胸水的疗方,她还想活下去,还不想放弃。
可是今天,半个月后,这姑娘还是走了。
回头去翻了她之前的围脖,全都是对生的渴求,她是多么希望活下去。
可是上天没有给她更多时间。

然后又顺势爬到了另一个小伙子的围脖。
也是生了绝症。他从出声就得了罕见症,医生断言说活不过5岁,他活到了20岁,还是没挺下去。
但他20年的人生,简直比别人的50年、100年都要来的深刻。
他用他的文字留下了很多很多让活着的人感慨的东西。

这种时候才觉得,我一直以来都在透支自己的健康,熬夜、少眠。
一直都知道这样不好却屡教不改,不以为然。
能睡觉的时候不睡,能蹦蹦跳跳的时候不出去多走走,能好好吃的时候,好吧我还是有好好吃的【喂
而那些遭受病痛折磨的人,
被痛楚折磨得晚上跟不能睡个好觉,
身体虚弱的无法到处走动,
连饮食都被严格控制,甚至想吃也吃不下去。
而他们还是那么努力地想要活下去。

我们这些健康的人,到底是在践踏别人的生命,还是践踏自己的生命?

而牵扯到生死这个话题,还是免不了会想起顾老师。
顾老师去世也快一年了。
这一年里也有时候会想起他,想起那短暂的四个月里一些他的趣事。
说真的他留给我的真的都是高兴的事。
除了他过世这个事实。
他是那么乐天的一个人。
那么给人欢乐,又可靠又令人敬佩。
却那么突然就走了,再看到时,已经是棺材的冰冷尸体。
生死,就是那么一瞬间。
前一天他还活蹦乱跳,突然就这么躺在那里了,然后化成一堆骨灰。

怎么这么容易一个人就没了呢。
怎么能呢……

所以现在能健康地活着的自己真的是很幸福了吧。
而不断透支这份幸福的自己真是太差劲了。
好好珍惜现在的自己,珍惜现在的家人。

明日复明日。
而有些人已经没有了明日。

好きになるとどうして

“好きになるとどうして
楽しい気持ちだけじゃ
いられないんだろう”

“君のことでどうして
気づけばこんなにも
ムキになってるんだろう
君だけがすべてじゃない
君がいなくても平気だったのに”

“掻き乱されたくない
そんなふうになるくらいなら
もういらない
やめたいって思うのに
壊れそうなほどもう好きみたいだ”

——藤田麻衣子「好きになるとどうして」

会いたい。
顔が見たい。
声が聞きたい。
でも会いたくない。
見られたくない。
目があうのが怖い。
ただ遠くて彼を見たい。
見れない。
苦しい。

私は何をやってるの?

真的很想问自己一句。
我到底在做什么?
明明这么年轻,还有很多很多不知道的东西,还有很多需要学的东西。
可是每天下班了回家就是无尽的刷微博,做些无聊的事,然后混着混着就到了睡觉的时间。
有时候甚至连睡觉时间了还在聊天,还在混,还在浪费时间。
明明自己欠缺的东西是这么多,
明明跟他还有那么遥远的距离。
明明要提高自己的地方还有那么多。
我到底是在做什么呢。
快点醒醒啊。
快点清醒过来啊!

ただの願い

那个人离开项目也有一个星期了。
倒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
也许是因为分别的那天他至少来跟我说话了。
所以内心还是有那么一些的安慰。
还记得在挨拶之前,看着他一个一个跟其他回国的member招呼,然后回到Subleader的队伍里分配任务。
当时心拔凉拔凉……怨恨着为什么自己不是回国的人。
满心以为没有机会再说话的时候,他走过来了。
就在自己看着归国同事跟别人打招呼,发呆的时候,他走过来了。
完全是意料之外。
很简单的「◯◯さん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却让当时的自己欣喜若狂。
之后明知道那些话都只是些寒暄,却还是当做很重要的话。
因为再过不久,就要见不到他了。
眼看着话题快结束,他可能已经打算迈步走了,心一横就叫住他问他下一个项目的事。
他先是有些犹豫,但还是告诉我了,甚至还问了一个其他的问题。
顿时发现,原来不完全是断了关系的,原来还有那么一点的联系在。
当时心情就豁然开朗。
尽管见不到,但至少不是完全的陌生人,也许什么时候还会有机会……
只是这样奢望着。
今天拜托那位老先生把お土産转交给他。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收到呢。
收到之后又会是什么表情。
知道是自己送的之后又会想写什么呢。
想知道,却又无法知道。
期待着他会有所表示,又内心劝诫着自己不要抱什么希望。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是啊,我只是想送他点东西而已。
又何必期待回应呢。
新的工作看来很辛苦,但是像他这样又努力脑子又好的人的话一定没问题。
希望他不要还像之前那样那么拼命吧。
请保重身体啊F桑。
就算自己在这边拼命的说,他也不会知道。
只是单纯的自我满足。
这也就够了。
本来就是自己的恋爱。

突然近づいてくる別れ

直到今天被人提醒了才想到。
原来离别是来的这么快。
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延期就可以再多看他久一点。
却忘记了他也会离开这种事。
明知道下个月开始就会大量减员,很多人都会离开这个项目,却不想他也会走。
是啊,他是那么优秀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还留在这个没什么事做也就打打酱油的项目里呢。
他肯定要去更需要他,更需要有能力的人的地方。
我竟然完全忘了这样的事。
还沉浸在剩余的时间的喜悦里。
我怎么能这么蠢。
还有四天。
真的只有四天。
四天之后就没有关系了。
也见不到面了。
好难过。
好想哭。
好舍不得他。
看不到他蹦跳着跑来跑去的样子了。
看不到他在休息时间看书做笔记的样子了。
听不到他精短地回答别人问题的声音了。
又变成ただの別人了。
啊,神啊,请让这几天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吧。
还有四天就要失恋了。
呜呜呜。

恋の悩み

还记得昨天跨进办公室里震惊的样子。
明明之前就check过这周的上班基本都是错开的,结果一进门,下意识地看到在工作板前站着的那个身影。
纤细的身影。
竟然还剪了个比板寸头还长一点的头发。
好吧已经不是我最喜欢的那种发型了,不过还是觉得很惊喜。
坐下来再确认一遍排班,竟然改成三天都能在一个班次。
真的很高兴。
剪了头发的F桑感觉比以前更年轻了。还少了一份稳重感23333
平时走路就很轻快的他这下感觉更可爱了wwww
开会的时候注意到原来他在桌子底下手里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小动作www
这家伙真的有27、28吗?感觉真的好小好可爱啊XDDDD

可能是上周的烦心事已经做完了,所以这几天他的心情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感觉。
但是因为自己的愚蠢,不得不收敛一些,所以很多事不敢问他。
但是看到他到别人那里去好嫉妒啊_(:3」∠)_
我没救了啦快死一死_(:3」∠)_
顺带其实发现了一些会降好感度的地方。
但是尼玛又瞬间被一些小事给窜高好感度_(:3」∠)_
讨厌啦我_(:3」∠)_

_(:3」∠)_你才成天看男人呢

RT_(:3」∠)_
就算是被开玩笑我也觉得不爽_(:3」∠)_
不就是喜欢穿衬衫的男人撩起袖子管的样子么_(:3」∠)_
尼玛这就是成天看男人了?
你才成天看男人_(:3」∠)_
你全家成天都看男人_(:3」∠)_
老娘我这么低调的姑娘你还想怎样_(:3」∠)_

自分の無力に呆れる

_(:3」∠)_挣扎了好几天今天才开始私底下查资料……
可是查了半天都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弄了半天还是觉得他所采用的做法是最安全而折中的。
所以也无法给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只能默默地看着他忙碌这烦人的差事,自己却一点忙都帮不上。
好焦急。
对自己的无力感到讨厌。

自分だけの恋

嗯……我还是想把记在本子上的东西记录下来_(:3」∠)_
总觉得这种感觉,等回国之后就会渐渐淡忘的。
就像当初高中那场三年的单恋,到现在那感觉已经几乎感知不到了。
也许现在的这种感情,到以后也会逐渐消失不见,但至少记录在这里,作为一种证明吧。

·突然想起来,因为文件error的问题,他从别人的柜子里拿出了一台PC借给我使用。
等到快下班了,我跑过去问他这台PC要怎么办。
他的表情简直就像是未经同意拿了别人糖果的小孩一样一脸心虚,救命好可爱啦!

·因为仪器问题,他在座位上默默写了几张标签,抽了一张贴到我用的机器上,
救命啦那个字好扒……可是字扒也好可爱Orz!

·偶然发现他竟然是左撇子。好吧只是有点意外啦。

·因为座位离得比较近,有时候他有什么事情要我做的时候,就会坐着椅子默默默默挪过来,然后悠悠地说一句すみません章さん。救命啦!!!其实我眼角余光看得到你移过来啊!好可爱啊!

·这周全体会议,他竟然因为顺口一句话被推了很麻烦的事。什么叫枪打出头鸟……这就是典型啊F桑……

·今天F桑休息。昨天好不容易同一班次的,结果忘记把买好的おみやげ带来了。今天带来了,盘算着明天他上班也许能吃到吧………………尼玛一天就解决了你们这群家伙要不要这么战斗力爆表啊!!好吧我就是蠢啦_(:3」∠)_

·他开始找那件麻烦事的资料了……今天听见他用公式化的语气打电话。要命跟平时说话完全不一样啊!原来工作模式中还有里·工作模式啊!

·讨厌啦来的时候还穿着薄毛衣的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脱掉了啦!这是闹哪样啊!还是淡紫红的条纹衬衫可恶!!!穿着衬衫好帅啊啊啊啊啊!!话说之前还穿过一次红黑格子的绒衬衫呢(*´艸`*)

·他一直在查那些资料呢…………已经不好意思再叫他了……偶尔叫他一次,他说了没多少很快就回去了……跟之前完全不一样呢……果然是很急躁吧OTL……明明想好不要麻烦他的,结果还是因为想跟他说话就……Orz

·妈呀今天穿的是纯白的衬衫!于是天气热起来之后就是衬衫的天下了吗!!!太棒啊!!!!

·今天一整天都没有看到他笑,也很少有人再叫他了。
他一直在翻着网页对着列表查那些麻烦的东西……
脸一直是崩得紧紧的,偶尔起身或者活动一下脖子也是一脸严肃的表情……
明明平时回答问题遇到奇怪的bug还会露出很可爱的困惑地表情啊……
哎……但是下班的时候看到他在很远的地方跟人聊天,又露出笑容了。
真好

·あの人が毎日笑顔でいられますように・・・笑ってる顔が一番好き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